[置頂] 淺談男性結紮的手術經驗

| |
[不指定 2011/06/30 14:00 | by henry ]
網路上應該可以找到一拖拉庫的資料,像是愛妻十大守則、好男人新三從四德、好老公守則等,不過似乎很少人把『男性結紮』當作是好老公的定義!?

我猜想,莫非這些守則都是男人自己寫的!? 為的是要取悅身邊的女人!?

還記得當初老婆懷胎十月,從原本要自然產到後來因為產程延滯變成剖腹產;生產時,我握著老婆的手,心裡不時的在想,如果我可以幫老婆分擔一些痛苦那該有多好,而我卻只能無助的看著老婆獨自進入手術室,當我簽下手術同意書的時候,眼淚也不爭氣的流了下來,反倒是老婆一直安慰我說,『沒事的,等等就出來了』

今年四月中,第二個寶寶誕生了,也替我們的人生中完成了一個『好』字,老婆在懷第二胎的時候,曾經跟我提到希望我能夠去做結紮手術,因為他聽說女性結紮手術比較容易有一些後遺症等,我也欣然答應,等寶寶出生之後,我會找時間去
男性結紮手術的 PS.說的都很輕鬆,其實心裡很害怕,男人都只剩下一張嘴了嗎!?

寶寶滿月之後,從大甲接回了老婆跟兒子,老婆又再度跟我提到了這個話題『
男性結紮手術』於是我趕緊上網找了一些資料,不過話說『結紮手術』這樣的關鍵字,找到的大多都是貓狗寵物結紮手術,而有關男性結紮手術的部分,大多都是很制式的官方說法,像是當天就可以上班了,無痛且快速,總算是在YAHOO知識看到有人推薦某大醫院的泌尿科醫師,於是我便上網掛了夜間門診,聽說結紮手術需要老婆同意,也因此老婆也陪我一起去。

520剛好是馬總統就職滿一周年,也是筆者我生平第一次去泌尿科,帶著緊張又害怕的心情去看了門診,醫師也跟我們講解了一些
男性結紮手術相關的事宜,結紮手術是需要自費的,費用大約六千五百元左右,保險是不給付的唷!
老婆用了剖腹產保險理賠剩下的錢來支付了我的結紮手術費用,這點也讓我不得不去做
男性結紮手術,選在端午節連假之前進行結紮手術,我想既然網路都說不會痛、馬上就可以工作了,那麼,就算有些許不舒服那在家休息個四天應該也很足夠了。

五月二十六日,午後天空飄起了小雨,似乎在呼應我此刻的心情,走進醫院手術室,核對身分並簽名同意之後,我便換上綠色的手術衣、帽以及脫鞋,隨著醫生的腳步,走進了第三手術室,依照醫生的指示,我躺上了冰冷的手術台,醫師開玩笑的問我:『會不會後悔!?』『現在後悔還來的及!』

我鎮定的回答:『不會後悔』

雖然,心情是很緊張且害怕的,但是,該來的總是躲不過,那就勇敢面對吧!

手術室的冷氣冰冷的吹著,護士小姐幫我蓋上了綠色的毯子,醫師與護士低聲細語,我可以感覺到一股風雨欲來的氣氛,醫師對著護士說:『麻煩把針遞給我』我很清楚的知道準備要打麻醉針,只是,莫名的恐懼隨著醫師用力拉扯我的蛋蛋越來越加深,我的雙手緊緊的拉著手術衣,那種不安的情緒又再度產生,當麻醉針插入陰囊時,我的眼淚幾乎是飆了出來,局部麻醉的針很細,也會插得很深,我忍不住的叫了出來:『天呀!真的好痛!』PS.其實我心裡是在罵三字經的。也許是我對痛非常敏感,我不否認我真的蠻怕痛的,我想,很多人都沒辦法忍受局部麻醉針插入的痛,還記得我在當兵的時候,我的長官腳上大拇指『凍甲』我開車載著他去醫護室,醫官幫他局部麻醉,準備進行小手術,當麻醉針插入時,從他的表情我可以看得出來『很痛』,因為麻醉針是打在大拇指週圍的地方。

寫到這裡,突然想到開刀的前一晚,我跟老婆在房間聊天,為了緩和要去
男性結紮手術的恐懼,我還開玩笑的跟老婆說:『局部麻醉!?你能想像竹籤穿過鳥蛋嗎!?』如果可以的話,你就可以想像我有多麼害怕了! PS.這樣形容是有點誇張,不過我找不到更好的形容詞了

醫師在左邊陰囊打了兩針麻醉,我能感覺到自己的恐懼,安靜的手術室裡,我清楚的聽到自己呼吸急促的聲音,手術室又來了一位護士小姐,為了緩和我緊張的心情,他放了輕音樂,走到了我的身旁,開始跟我聊天,我想,他是為了分散我的注意力,護士說:『你應該很愛你老婆吧?』『現在願意做
男性結紮手術的男人很少』『你是一個好老公喔』『你現在有什麼感覺?』

我:『我覺得渡日如年....』

交談之中,我還是不經意的感覺到醫師在拉扯我的蛋蛋,那種疼痛與不舒服的感覺一直湧上心頭,有人問我說:『不是已經打了局部麻醉嗎?怎麼還會痛?』其實,局部麻醉是打在陰囊上,但是醫師在拉扯你的蛋蛋跟其他地方你都是有感覺的,而且...非常不舒服! 不信,你也去做
男性結紮手術看看!
突然之間,我有被電到的感覺,這樣的感覺非常強烈,我可以感覺到醫師在電我的蛋蛋!

護士說,醫師用電燒在幫我止血,那種感覺就好像電焊工人拿著電焊在電我,非常得痛,如果不是護士壓著我的腳跟身體,我真的快要跳起來了!
PS.回家之後,我發現連小弟弟都被電的黑青了!小弟弟是沒有打麻醉的,還真的是超痛的!

我問了一下護士,我進來多久了,護士回答我說超過半個小時了,我問他說:『我看網路上寫說結紮手術不是三十分鐘就結束了嗎?』

此刻醫生突然回話了,他說因為我太過緊張,也因此找不太到我的輸精管,所以花比較久的時間,後來護士又安慰我說,快好了,已經在縫針了!

心想,我終於快要離開這個男人的地獄了。

說時遲那時快,醫生突然抓住了我右邊的蛋蛋,低聲的跟護士說:『麻醉針』

醫生用他快速的手法,將麻醉針插入右邊的陰囊,我不停的叫著好痛好痛,醫生說:『還會痛嗎?那麻醉再多打一點...』此時針也越插越深,
我簡直快要暈過去了,其實我是蠻希望暈過去或是睡著的...

護士看我臉色發白,呼吸急促,拉了氧氣管要給我吸,我告訴護士,我沒事。

接著又是一陣子的不舒服感,然後,又開始電燒止血,我可以感覺雙腳都是汗水,而雙手已經有些無力再緊抓著手術衣,痛苦的時間總是漫長的,一個多小時的結紮手術總算完成,包紮完傷口,我坐著輪椅離開手術室,護士幫我通知老婆,可以進來看我了,老婆一看到我就問我痛嗎?我說:『當然很痛呀!』還記得串鳥蛋吧!如果鳥蛋是活的,他應該也會覺得很痛!

接著老婆又問我怎麼那麼久,他在外面等到睡著了,我跟他說,我還真的希望
男性結紮手術的時候我是睡著的。老公在裡面受苦,你在外面睡覺...

蠻多護士知道我是來做結紮手術的,都對我說~你是好老公!
我才知道,原來做結紮手術是可以跟好老公劃上等號的!
男性結紮經驗分享 | 評論(0) | 引用(0) | 閱讀(10054)